普陀山与佛教

2019-1-27 评论(3) 分类:随记

上个月去了普陀山,写下一些见闻和感想。

好的:

  1. 普济寺大堂里一群人念经,群诵经文听起来挺有感染力的,不断快速重复念经文,我理解是通过念诵让自己注意力不得不集中在经文上,多次重复后达到放空的效果,控制自己的思想去除杂念。
  2. 南海观音下面,有几个很像是西藏的喇嘛在打坐,独有的沧桑感和庄严感。
  3. 雕刻壁画、佛像特别多,作为外行人只看外表,大多数是很精美的。供奉的神明成百上千不重样,佛教感觉是特别复杂的宗教,听说佛法无边,修佛途径很多,所以创造出来的旁支很多,所以神佛特别多?
  4. 各路人过来烧香拜佛很多,年轻人也很多,看起来很虔诚。佛教有清规戒律,但给人印象却是可以保佑满足人们各种欲望的神佛,世俗上很实用。

不好的:

  1. 寺庙前面有人为商店拉客买香火,说“空手不入佛门”,让人特别反感的一句话,感觉是对佛教的亵渎。
  2. 普陀山交通极其不方便,出行只能靠走路和公交,没有汽车和单车,公交站的设计很奇怪,大多数站点设在离景点目的地五六百米,而不是直接设在景点旁边,让人怀疑是不是为了让人到站后走路过程中逛商店盈利。
  3. 除了交通外还有各种不方便,120块的入山门票,进入每个寺还要再排队买票,公交一小段距离要五块十块,全部不支持手机支付。
  4. 宰人店,之前只在网上听说,这次行程原因傻乎乎被一个人拉去饭店吃饭,体会到宰人的套路,菜单35块钱一份生蚝4只,结账时说他们标的是35块一只而不是一份,怒了,我说这样搞绝逼网上曝光报警,才给35元一份。之前听说在海南有几十块钱一只虾的宰客店,一模一样的套路。
  5. 无意中看到寺庙中的尼姑跟看门的人发火,凶神恶煞,一脸鄙视下人的样子,感觉对这些人来说,出家只是一份工作,跟平常人没区别,戾气都很重。

不懂佛教,带爸妈逛过很多寺庙景点,也只不过是看看样子,作为接受了多年唯物主义教育的人一直没有信仰,觉得那些“得道高僧”是装模作样糊弄大众,但最近觉得,虽然有些人确实是装模作样,但有些人“修成正果通往极乐世界”可能是真的。

人除了真正的温饱是物质需求,其他都是精神需求,住大房子、吃大鱼大肉、玩遍世界、子孙满堂、权力在握、家庭美满,虽然很多是跟物质相关,但实际都是精神需求,物质只是用来满足精神上的这些需求欲望。

佛教提倡只满足基本的温饱物质需求,住在清简的寺庙管温,吃最简单的斋饭菜管饱,其他需求全靠精神修行去满足。纯精神修行能做到什么程度呢,精神就是人脑,人脑可以控制自身的一切,例如困的时候,去想一些惊悚、愤怒之类的事情就可以立马让自己精神;做梦时经常在梦里可以随便串改记忆,可以很清晰“回忆“起某个事情,实际上它没有发生过;梦里还可以不借助任何物质外力直接达到性高潮。纯靠精神力量达到任意感受状态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只是目前科学还未达到这种程度,不知道宗教的修行能达到什么状态,理论上都是可能的。

30岁

2018-11-30 评论(4) 分类:随记

明天30岁生日,活了整30年。

沿着当前最普通的人生路径,过着最普通的生活,读书考试,应聘工作,结婚生子。碰到过挫折,但跟别人的对比起来挫折并不大,有各样的压力,但还在承受范围内,总的来说还是非常幸运的。在跌跌撞撞地成长中,见识,能力,思维,承受力,在不同时期不同平台都得到一定程度的锻炼,觉得还不错。

有些方面的成长严重拖后腿,情绪控制能力有倒退趋势,贪婪恐惧懒惰等人性也没见处理得比之前好。

能够理解越来越多的事情,包括信仰,活下去不是唯一的真理,可以认为人生过得开心最重要,也可以认为一切都是欲望,欲壑难填苦海无边不如修身养性六根清净,也可以认定献身一项伟大事业是值得的。以前看小说电视剧时不能理解这些行为,现在多少可以。

以前最看重自由,相信等价交换,现在这两个词很少在自己的世界里出现了,变成了责任和成长。

30年大部分体验到的是人生美好的东西,希望后续几十年也是这样。

杂想

2018-10-31 评论(2) 分类:随记

信息就是资源,信息不对称可能是世上最主要的赚钱手段,多数有价值的信息存在于在于私密人际关系网上,所以跟人的连接越多,连接质量越高,能获得的信息资源就越多,程序员在这方面有劣势,多数时间在跟机器和互联网连接,能获得的信息太少。

人的生活有惯性,习惯懒惰就一直懒惰下去,习惯高压会觉得高压也没没什么,就像物理加速和匀速,切换状态时有不适应的感觉,进入轨道后就靠惯性持续下去了。

每个人都喜欢做新的东西,不喜欢维护旧的系统,创造新东西相比维护旧系统更容易产生成就感,也更容易汇报,但实际上产生的价值往往没有比维护旧系统多。

在批判中医在知识分子圈是政治正确,但身边太多西医没办法的小病中医治愈的例子,因为没有做过双盲实验就被一棒子打死,作为安慰剂和小概率事件看待。面对像人体这种复杂问题,大家更愿意用确定性的统一的框架和思维去理解,而选择性忽视不利于自己认知的事实。

人们对外总会展示自己好的一面,言语经过粉饰,文字更是经过重重筛选,只会透露对自己评价有利的想法,文字在网络上发出来目的就是获得赞赏,通过一个人的文字、朋友圈、微博是无法知道他的习性和真实想法的。

沟通杂想

2018-4-22 评论(2) 分类:随记

一个人做一个项目,效率是最高的,各模块间的接口,前后端联调,产品策略,视觉还原,灰度部署方案,运营方案,都在一个人脑里,各块以毫秒级速度进行沟通,瞬间能完成,这里的沟通成本是没有的。

一旦涉及到团队合作做一个项目,沟通成本就上来了,随着项目越来越大,分工越来越细,项目的沟通也细分了很多个层级,同个小团队间的沟通最快,然后是跨团队,跨部门,跨事业群,跨公司。而这里的沟通往往除了项目本身确定性的方案对齐外,更多的是其他额外的不确定因素,像任务排期(优先级不统一)、权力和意愿(不配合,层层批准)、信息不对称(不知道谁负责,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意见不统一等,导致沟通成本不可控,一个中大型公司很大一部分工作就花在研究如何减少沟通成本上。

技术层面上,接口封装就是减少沟通成本,省去不同模块的的开发者之间沟通细节的成本。全栈也是种减少沟通成本的方式,一个前端页面,是跟其他页面需要沟通协调的内容多,还是跟后端联调接口的沟通多?大部分情况是后者,所以如果前后端一个人做,可以省去这里的沟通成本。产品PRD/运营方案文档/统一的视觉规范等自然也是为了减少沟通而产生的。

非技术层面上,很多组织架构的调整都是在寻找减少沟通成本以提高效率,像腾讯早期各产品的交互和视觉设计由一个部门负责,其他产品团队以提需求的方式跟设计团队合作,好处是专业度高和风格统一,结果每个产品跨部门沟通成本太高,现在都改成各个产品线配自己的设计团队。对于大公司,目前看到的比较好的常见做法是,大型固定的业务成立部门,备齐所有工种人员,包括技术产品设计运营等,需求在部门内完成,减少跨部门沟通成本。各工种仍是独立自己的团队,比如技术团队/产品团队,保持自己的专业度,而做一个个具体项目时,通常需要各团队人员协作完成,可以各团队抽人组成虚拟组,配一号位人员总体负责,减少因为跨团队跨组带来的沟通成本。不过这个虚拟组和一号位人员得有组织上/实际行动保证才能起作用,否则真的是纯虚拟了,变成仍然是跨团队沟通。

一些公司的精英招聘策略也是能有效减少沟通成本,若一个人能力强工作效率高,产出能顶两个人,那实际上加上减少的沟通成本,带来的收益远不止两倍,而若招平庸或差一些的人,跟团队间沟通效率不匹配,带来的沟通成本上升效率下降也不止一个人力的范围内。一个组织大了就一定会有各种人相关的问题需要解决,精英小团队各种好,不好的是招聘困难,以及在铺业务时还是会面临人力不足问题导致扩招,难以控制。

资源瓶颈

2017-11-28 评论(3) 分类:随记

在杭州打车实在是困难,前两天打滴滴,排队二十几分钟,打到车后司机距离也就两公里,说不来,我说我等太久了还是过来吧,他说不行,还让我取消,我不取消,司机就开始破口大骂,挂了电话还继续在滴滴上发语音骂,嚣张至极。

虽然当时很生气,但过后想想觉得又挺合理,在资源匮乏的时候,拥有资源方就是大爷,如果这时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这位大爷,自然随心所欲不爽就发泄,反正没有任何损失,还能获得某种优越感。怎样解决这种问题?滴滴一直以来做的事情是提高资源供给(引入快车专车顺风车)和提高资源分配效率,去解决出行供不应求导致出租车司机一直是大爷的情况,确实是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但在高峰期还是资源不足,这种情况下滴滴作为几乎垄断的平台,用评价体系/奖惩标准等手段是可以避免司机过于强势的,只是看起来滴滴还没做好。

滴滴已经是互联网改变线下资源的典范了,仍有一些资源限制导致的问题,互联网+线下还是有很大局限。互联网提供的数字化服务资源是无限的,成本也并不高,而线下资源始终是有限的,十亿人用微信没问题,十亿人都要打车,都想找场馆踢球,都想看病找好老师,可不像数字服务一样都可以满足得了,人力资源和土地资源总是有限和稀缺的,对这两点依赖越强的行业,互联网带来的提升就越少,例如好医生资源匮乏、球场土地资源匮乏、城市道路资源匮乏,互联网想要改善都很困难,只能有限地提升资源分配的效率和体验,很容易就达到瓶颈。

人和土地是两大问题,城市的土地资源靠纵横两个方向的延伸解决,纵向是越来越高的大厦提高单位面积利用率,横向是越来越发达的交通网络提升可触达的面积,而人力资源方面,传统方法是靠加强教育去提升优质人力资源的供给,效率底下,而现在有另一个看得见曙光的方向,就是AI。其实人力资源就是智能资源,像教师/医生/律师/司机/理财师,大家需要的是他们的智能去解决问题,而 AI 看起来是有可能可以提供这些智能的,AI 最大的威力是数字世界的无限供给,只要一个 AI 程序在某个行业有所突破,就可以爆炸式直接解决行业的人力资源问题,诱惑力相当大,而最近 AI 领域出现的进展让人看到了这种可能,这也是 AI 被看重的原因之一吧。

规则与用户体验

2017-9-29 评论(9) 分类:随记

一直给自己定下每个月至少要有一篇博客文章的约定,无论是什么类型。这个月临到末尾,因故只发了半篇文章,必须再写一篇扯扯淡把这个空补上。

在杭州一直用电动车上下班,公司所在大楼楼下有电动车停车场,挺好的,不过有一点让人不爽,按这栋大楼规定的路线,电动车从公司骑出来需要绕一个大圈才能到出口,大概需要走300米,但是,如果你不按他规定的路线,逆行50米就可以到达出口。而这个逆行并没有任何危险:

  1. 道路很宽,是单行道但宽得走两辆车没问题 。
  2. 除了道路还有人行道,跟杭州大路非机动车道差不多宽。
  3. 道路很空,在50米距离里人车都很少,很难碰到有人或有车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你会选择遵守大楼的规则走300米绕个圈,还是不遵守规则走个50米快速到达出口?我选择不遵守规则。但时不时电动车出口处有保安守着,勒令按规则走,挺蛋疼。

我觉得遵守一些不合理、损人不利己、有明显更好解决方案的规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对于这个案例,在那么宽的道路,只需要划出一小道双向通行的非机动车道就能解决问题了,对行人/机动车没有影响。而规划者不考虑改进这里的用户体验,执行者守着规则站在那里勒令大家遵守,在我看来是比较傻的。

这种情况跟一些蹩脚园林设计一样,草丛捷径被无数人踩出一条路,原本设计的路鲜有人行走,是该质疑行人素质,还是质疑设计者能力?我觉得是后者。

生活中碰到很多这种情况,设计者并不为用户考虑,理所当然地定了一些规则,用户遵守起来感觉像个傻子。像之前住的碧桂园楼盘,访客到门口,必须下车,排队登记,门口工作人员会根据报上来的房号,打电话联系业主,问是否可以让进,再开放行条,才肯让访客进。以给业主和访客添堵的方式去保证小区的安全和人流,这里能让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太多了,但没有人想改进。

而互联网世界则不是这样,不合理的设计大多会被改进,无脑规则并不常见,一是数字世界改进成本低,可以不断迭代,维护成本也相对低;二是覆盖面广,一个小改进能惠泽几百上千万用户,性价比高;三是竞争大,不改进可能导致流失用户。所以再小的细节也会被认真对待。而更重要的是在这些条件影响下,从业者的心智被锻炼成用户体验问题都应该被改进,而现实世界传统行业一些从业者很难有这样的意识,即时是一些成本低的改进也不会想去做,有些人用互联网注重用户体验的意识在传统行业中做事,被称为拥有互联网思维。

今天的扯淡就到这里,下期再见。

信息和学习

2017-5-30 评论(9) 分类:随记

最近上下班路上还在听罗辑思维,虽然我本人很不喜欢罗胖,但他的节目还是会听听。每次听都会听到一些逻辑错误想吐槽,缺啥喊啥,罗辑思维很缺逻辑,不过仔细想想,每天都要出节目并且拼上一些观点和结论,如果每个观点结论都要求逻辑严谨是比较难,可以理解。

一时举不出逻辑错误的具体例子,因为每天听过后基本上都忘了,罗辑思维从以前的一周四十多分钟变成现在的每天八分钟,其中一个原因是说四十多分钟的节目很长很重很多人听了记不住,所以改成八分钟以内,这个逻辑也是挺搞的,四十分钟讲一个话题记不住,八分钟反而能记得住?实际上都记不住,可能跟各人记性好坏有差异,但更多的是大脑机制就不允许你听一遍就记住,如果大脑把每天所见所闻都记住,那就太多了,信息爆炸。只有那些经过脑子不断思考,重复输入输出的信息才会被记住,才能转化成自己的知识。

轻轻松松听人讲讲故事和观点,只是当下接收一下信息,如果没有后续自行琢磨重复思考,实际上留不下什么东西。罗辑思维这种通过加工后的信息输入会让人感觉很有营养很有效率,实际上信息输入是学习中最简单也是作用最小的部分,真正起作用的是自己大脑对信息的加工思考和输出的过程。回想读书时期,知道一条原理公式是不是很容易?大概几分钟就觉得已经理解了,实际做题要用到这条原理公式时,才发现并不容易,需要反复练习不断通过自己大脑的再加工才能掌握和理解。这跟成功学也挺像的,其他人总结的观点技巧只是信息,输入这些信息是最简单也是最无用的,最困难和最有用的是实践。听节目看文章输入信息只是让你知道有这么个事,完成了学习的一小步,后续一大步还得靠自己。

罗辑思维和得到 APP 标榜终身学习,但产品上并没有让用户学习,并没有任何让需要用户动脑思考的产品特性,只是在单方面提供一些信息,你要是觉得每天轻轻松松不怎么动脑听听电台就是学习,就能获得知识上一个档次,就跟看成功学觉得自己能成功,已经跟成功人事思维在一个档次一样。

得到的产品经理们当然明白这些,只是用户都是懒的,如果真要做到像标榜那样的帮助人终身学习,做一些产品特性帮助用户在思考,对输入的信息再加工再输出,这样产品的受众就很小了,永远只有少部分人愿意去思考和真正学习,大部分人不想动脑,而且是不想动脑不想花时间还想学到知识,得到迎合了这个需求,提供了省时间获取信息的方式,让人轻松获得信息并自以为在学习。实际上得到是提供了挺多高质量信息,是个不错的信息源,但他不告诉你我只是提供跟以前商业杂志一样的信息,而是吹嘘能帮助你终身学习,混淆概念,迎合现代人的焦虑和懒惰,挺鸡贼的。

浴室沉思

2016-5-30 评论(8) 分类:随记

对于使用的东西,便捷性是比功能性更重要的,雨伞是最好的例子,下雨拿雨伞下半身还是会被淋一身,功能上并不完整,雨衣在这方面更胜一筹,能保证大部分部位不会被淋到,若再发明一种把脚也包起来的雨衣就更完美了,但这些永远做不到雨伞那样流行,因为雨伞非常方便,大家都宁愿为便捷性牺牲一些功能。

互联网影响了音乐/文学/游戏,音乐免费了,音乐人卖不了唱片,变现的路变长了,还不如搞娱乐八卦拍NC电视剧钱来得快,于是音乐也就没落了。文学上大家被互联网碎片信息冲击,信息爆炸,社会节奏快,也就更少人去买书阅读了,另外网上盗版满天飞,传统作家收入也受限了,远不如写写YY网络小说赚得多,细腻经典的文学也就变少了。游戏上以前单机游戏,追求的就是好玩,好玩就会有很多人买,就会赚到钱,而现在网络游戏,追求的不是好玩而是寻找人性的弱点,对人性把握越到位,就有越多人民币玩家投钱在你游戏里,可参照各种人民币玩家当皇帝的页游卡牌手游。

《龙珠》的超级赛亚人濒死状态疗伤恢复后战斗力会大增,应该是取材自现实,正如尼采说的,“杀不死我的,会让我变得更强大”。在受重大挫折后,只要熬过来了,内心就会变得更强大。

进化论像心灵鸡汤,咋一看很有道理,实际是怎么说都行,经不起推敲。例如人为什么会有害怕和恐惧的情绪,因为在老虎面前你不害怕和恐惧就挂了,那些不会害怕和恐惧的人已经灭绝了,但另一方面,为什么那些一害怕就腿软没有行动能力的人没有灭绝呢?他们理应逃不过虎口。

人们看重天赋>努力>外在条件,学生时期少不了一类学生总是说自己没学习,回到家偷偷学到半夜,考试成绩出来后把成绩归功于自己的天赋而不是努力。但靠努力奋斗获得成功又比靠关系靠是富二代这些外在条件获得成功更受人尊重。

很多人表达观点的时候,都会隐藏对他不利的事实,只说对他的论点有利的事实,如果这时候听者顺着他的思路,不思考提出疑问,就会陷入他构造的逻辑中,觉得很有道理,从而接受了观点,被洗脑。

不可能

2016-3-12 评论(2) 分类:随记

20年前电脑战胜国际象棋冠军时,很多幻想者开始幻想电脑以后如何拥有人类的思想,以后如何统治人类,自从我学习计算机后,就对这些幻想者嗤之以鼻,因为我知道了计算机程序的大致原理,只不过是一些逻辑和循环运算组成,能战胜国际象棋冠军主要是因为计算能力强速度快,象棋每一步可能的情况又很少,计算机可以穷举,再加上一些逻辑策略的优化可以战胜世界冠军,这种能力跟人类大脑完全不沾边,没有半毛钱关系。从战胜象棋冠军就开始幻想计算机可以拥有人类一样的思想,当时觉得这些想法很傻很天真。

直到5年前我看到一本书《人工智能的未来》,这本书阐述了大脑的工作原理,以及用计算机模拟这种工作原理,造出真正与人类大脑接近的人工智能的可能性,让我叹为观止,我一直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原来是可能的,只不过因为我自己的无知和低水平,对计算机的认知停留在已有的范式上,又觉得大脑高深不可测,才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这种学潮持续发展,到今天计算机的机器学习领域已经很热门,就在今天基于机器学习的 AlphaGo 对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第三局结束,3-0领先,5-0几乎没有悬念,让人始料未及。10年前看漫画《棋魂》,台词说到计算机可以轻易赢象棋冠军,但要赢围棋冠军,至少得100年后,这也是大家普遍的观点,因为围棋的复杂度跟象棋不在一个量级,结果计算机10年就达到了这成就。按我理解围棋是特定领域,即使在围棋上赢了世界冠军,离真正的人类大脑还有很大差距,但已经不敢嘲笑幻想者们对这种可能性的想象了,这真是可能发生的事。

我们经常基于自己的经验,很轻易地说一些事情不可能,如果我生活在五六十年代,肯定会觉得计算机大规模应用不可能,它只不过提供了一些二进制运算和数字存储能力,怎么可能面向大众提供工作娱乐功能,但硬件半导体的发展跟软件开发的分层思想让这些成了可能。Google 佩奇说,“有一类事情,人们公认不可能实现,如果你不动手去做,它也就真的不会发生。”很佩服所有致力于把这些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的人。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巨大,“改变世界”在我们发展中国家不过是一句忽悠台词,而他们是真正在实践。生活在这个时代很幸福,很期待未来的世界。

读书

2015-11-28 评论(6) 分类:随记

近一年来在做微信读书,导致自己看书也多了些,看了《新宋》系列十几本,东野圭吾的几部经典作品,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社科类书。

第一次接触《新宋》这样的设定,可以说是穿越小说,也可以说是架空历史小说,讲的是在宋朝王安石变法这个中国历史转折时期,如果矫正变法的弊端,用上现代化的思想和制度去改革会是怎样,包括改善纺织生产,重商言利,创办现代化学校,引入数学物理知识格物致知,写书办报掌握舆论,兵器研究生产火药,探索南海扩张海上贸易,改良青苗法等系列法例,充分考虑当时人的接受程度,循序渐进,中间有很多君臣间,权臣间的博弈,在权术描写上很靠谱。假想在宋代这个史上读书人地位最高,言论最自由的时期,又有锐意改革意图大展宏图的君主,若有合适的方法,会产生什么样的繁荣。虽然不是历史,但也能看到那个时代的社会风貌,士大夫阶层的气节,在宋朝之后包括今天都不再有了。这书最大的缺点在于太拖沓,特别是对战争的描写十分冗长,并且还未完结,另外整部书都十分理性,缺少感情上的描写,没有多少值得回味的地方。

另外东野圭吾系列中,印象最深的是《白夜行》,也是他的代表作,虽然很阴暗,但很多细节和情感丰富细腻,描述方式平淡又很有震撼力,很能影响人心境,看完有不少可以回味的地方,好的小说就是这样吧,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书还得追溯到《三体》和《挪威的森林》。

社科书籍方面,最近看的《人类简史》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书籍Top3,作者以绝对理性的方式阐述人类的发展史以及宗教/金钱/国家/信念/欲望这些重要事物的由来,内有大量毁三观的观点,虽然不能让人全部赞同,但让人大开眼界,绝对推荐。

现在要看完一本书有点难度,因为看书已经不算是休闲娱乐了,需要用点脑,而现在大多数人从事脑力劳动,脑子都快不够用了,休闲时喜欢做一些不用动脑的事,例如刷微博朋友圈看鸡汤玩休闲游戏,闲了还要耗脑去看书确实不是什么好差事。日常休闲娱乐是要的,但分点精力给看书还是有不少好处的,小说可以给你不一样的体验和想象,好的小说还会留下余味,而社科类非小说书籍多少可以增长点见识,满足好奇心,避免被一些人牵着鼻子走。应该大部分人都认可读书有益的观点,只是时间不知不觉就被微博朋友圈吸走了。既然读书被大众认同是好的,只是不如无脑娱乐那么轻松,那如果要做一个新型读书产品,我觉得应该是要给读书多一些额外的乐趣和鼓励,以此吸引人多读书,对抗无脑娱乐,像微信读书的每周读书时长排名就是一个例子,一些健身产品也是这种思路,希望后续可以做出更多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