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记

2013-5-10

五一搬家了,从天河华景搬到黄埔,华景的房子一直不满意,因为窗对着的都是同一栋楼的拐角,没有阳光照到,房子很暗,不过这房子是华景能租到的最便宜的两房了,1900,今年涨价到2500,租房价格涨得很厉害,其实不涨价我也不打算续租,没在腾讯工作,没必要住华景了。黄埔的租房价格大概是华景的一半,所以搬这里。

第一次搬家,东西实在太多,累坏了,叫了搬家公司,但只有一个人搬,我也一起搬了不少,再加上搬家后的收拾整理,体力透支了,三天才恢复过来。

我所住的这栋楼大部分是本地人,搬家时跟邻居侃了几句,很有广州街坊的感觉,而华景那些楼盘就几乎全是外地人了,感觉不太一样,不过平时还是一样没什么交流。

本来租的这个房子在看房时是挺好的,家电、沙发、大床都齐全,装修算新,70平也比之前的40多平大了很多,阳光不错,窗户外没有东西挡着,离地铁口步行只有1分钟,房东也好说话,只是楼下是市场和马路,有点吵,六楼也有点高,但都可以接受,所以觉得挺不错。

但入住后发现两个很严重的问题,一是楼下和对面有快餐店,烤鸭店,餐馆,白天会有一些油烟和味道进来。这意味着白天不能开窗,不然家里都是那些味道,有时重有时轻。二是晚上楼下有烧烤档宵夜,这个更严重,这烧烤档摆了很多椅子在那里供人喝酒聊天,有时那些人喝了酒非常high,在凌晨一两点夜深人静的巷子里玩骰子大声喧哗,跟在酒吧里一样,真受不了这样的素质,搞到我经常要带耳塞入睡。此外烧烤档的烟很大,晚上更是不能开窗了,所以一整天都要关窗,没一会安宁。刚搬进来几天真心受不了,都想搬走了,但想到搬家这么麻烦,花了这么多功夫,只能抑制。

这种夜晚喧哗的事情本来是可以找城管和警察解决的,有困难找警察嘛,但在天朝是有警察找困难。我首先向城管投诉了,接电话的感觉还挺好,说我们马上处理,我入世未深还以为真的会来处理,结果没来,第二天继续投,还是没来,后来我晚上路过时看到穿着制服样的人在烧烤档吃夜宵,我就明白了,我不能确定他们就是城管,但理解成下班后休闲地穿着工作服跟朋友出来吃夜宵的公务人员似乎更不合理。随后我还试了向警察求助,警察的答复也是通知支队过去看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其实天天在微博上看到那些冤案之类的事情,还有我朋友公司电脑被盗窃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没什么人管,我这种屁大的事怎么会有人管呢。我们有什么权力呢,美帝公民对政府不满意,至少有对地区议员的投票权和总统的投票权,有整天黑政府的媒体在盯着,有对立派在旁边煽风点火,而我们只能等着上头恩赐,他们帮忙我们感恩戴德,他们不帮忙我们没办法。除非你官高一级压死人。

又小小愤青了一下,既然生长在这片土地,没能力改变就努力适应吧,发现人的适应能力很强,一般情况下都可以把你从低谷和高峰拉回平均的生活水平,除非得病。我非常讨厌要关窗的封闭的房子,但一周下来也适应了。白天楼下声音不算小,但也觉得没什么,适应了。当一件你不喜欢又不得不做的事做多了就会习惯了,忽视了它的存在,例如有人每天公车转地铁一个多小时上班。So,适应差的环境,同时努力追求更好的环境。

分类:生活
评论

*

*

2013年5月10日 14:02

这心境,挺好的。喜欢

2013年5月10日 18:23

警察是负责治安的暴力机构,不是服务民众的机构.

至于城管,据我所知是没有法律明确说明了这机构的定位的.

你在文中用了”管”和”黑”,说明你的公民意识还未到家,大部分国人也是如此.

2013年5月10日 18:24

牛逼

2013年6月27日 18:47

恩啊

2013年6月27日 18:48

2013年10月9日 11:48

看似这间搬家公司也很差啊。

2016年4月20日 10:42

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