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乡

2009-7-21 评论(2) 分类:生活 Tags:

粗略记录一下三下乡。

前期

放假前得知班里的三下乡方案被评上,有经费,可以去了,目标江门新会大泽镇五和村,101俩女生的家乡。方案我没分参与写,大概知道本来是分成两部分,支教和调研,主要是调研。后来目的中学说因H1N1不能聚集学生,所以支教取消了,只剩下调研。经过考完试后那几个晚上的讨论,把下乡大概分成三部分,还是以调研为主,另加一个宣传,一个探望孤寡老人和去孤儿院。调研的主题是“经济危机对当地工人及家庭的影响”。

流水账

第一天准备好了宣传用的展板和传单,调研用的调查问卷,去孤儿院的物品,13号就出发了。差不多两点到达目的中学,条件还不错,有挺多间房子给我们住,接下来就是清洗宿舍和场地,相当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清洗完见学校的主任,据说校长出差了没法接待我们,这所中学又要搬迁,所以只剩下一个主任在,偶尔会见到一个老师。学校的人都挺好,挺有热情。主任带我们去村委会见村委书记和管教育的某位领导。到了村委会,那栋楼果然是那里所有建筑中最豪华的一栋。见到那两位领导,给我唯一的印象就是:流氓。十分流氓,不论外貌还是行为举止。看似也挺不欢迎我们,嫌我们麻烦他们吧。

那天也没什么其他特别的事了,就那样过去了,那晚刚睡下去一只蜘蛛就爬到我脸上,搞到我心里想着什么时候爬来第二只,蝙蝠在屋顶飞来飞去,还好它是不会飞下来的,那晚主要是没带枕头,不习惯,半睡半醒地过去。

居住地

村委

第二天上午轮到我们准备饭菜,其他人去调研,下午我也跟着去调研,让人做调查问卷。比较难找到目标人物,目标人物都工作去了,留在家里的不是妇女就是阿公阿婆,比较难办。调查中有人热心有人冷淡,正常现象。晚上回来准备饭菜,第一次独立炒了个包心菜,似乎色香味还不错,在三下乡期间切菜洗碗煮饭什么的做得还挺多,觉得还是得学学厨艺才行,总会用得上。

第三天有其中几个人去工厂走访,然后再去探望孤寡老人,由村委那“流氓”联系,说他流氓他还真是流氓,似乎他已经习惯了搞形式,就觉得我们也是搞搞形式,一去就拿扫把给我们一个同学,让他做做样子,拍下照,就可以走人了,还真让人恶心。那老人居住环境实在是恶劣,那屋子看上去像有10年没住人,蜘蛛网满布,灰尘是结块的。接下来开始清洗工作,把灰尘和蜘蛛网弄掉,桌子抹了,地板拖干净,就走人了,本来打算煮饭给他吃的,环境和人手问题,就只把买过去的菜留在那里了。老伯人挺好的,可惜他讲新会话,还是乡村口音的新会话,几乎听不懂,没交流。

老人

清洗

下午4点多出发去工厂等工人下班,做工人的那部分调查问卷,这次做得比较顺利,因为工人群居在一个地方,大部分也愿意配合填,态度也很好。有的还跟我们讲起大道理。

第四天早上还没6点就要起来,准备去菜市场摆摊宣传。宣传的主题是两个,一个“科教兴国”,一个宣传华师。每一个主题三块展板。还会派发传单介绍华师三下乡活动。刚开始摆上去的时候,人还比较多,后来人就很少了,因为一般都是妇女去买菜,她们很少有人有兴趣停下来看,估计其中不认识字的也占一些比例。早上在那里从六点待到八点多,就先回来准备下午去孤儿院的物品了。

宣传

下午坐车去孤儿院,新建的一家,环境挺好,那里大概有三四十个小孩,我们去的时候他们放了大概十个小孩下来跟我们玩,是里面最正常的十个,孤儿院里据说只有两三个是智力和身体正常的,其他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那相对正常的十个里面,也都是有各样的缺陷,有的比较严重。这班小朋友,看起来确实是会让人心疼,有一个特别活泼,一直要人照相,另一个跟定三鲜不走了,三鲜这家伙去的时候说他对小孩实在没办法,他只负责照相,但到了那里估计就激发他的父爱了,跟那小孩玩到筋疲力尽,出来时手脚都软了,一时传为佳话。在那里跟他们玩了一个多小时,送他们吃的和书,差不多四点就走了。

孤儿院

第五天指导老师来了,出发时没跟我们一起来,第四天晚上才打电话说第五天要过来看看。早上9点多就到了,我们前三天半已经把要做的事都做完了,所以那天早上没事做,那天下午才临时决定去走访政府和再去工厂门口调研。早上又轮到我们做饭,我们就索性躲在厨房不出来了,因为偶尔出来一听,他们的吹水我实在不喜欢,老师是从进大学到现在一直在做学生工作,特看重这个,在说她学生时代在校团委当选副书记的事,比较夸张,以成败论之,旁人附和着,实在是无趣。下午吃饭时间也变得比较压抑,平时大家开的玩笑都没再开了,老师在就是不一样。

下午所有人跟学校的主任齐坐一堂,老师的打算是大家聊聊下乡的心得体会什么的,但我们很少人说话,中间没人说话次数不少,气氛比较尴尬,老师也只能说一些客套话敷衍了。那位主任看起来也并不怎么喜欢这些客套话,大家随便说说就过去了,最后送了他们锦旗,拍个照,完事。

接下来我们几个去另一个工厂聚集地调研,这次非常失败,工人们没有固定居住地,也弄不清楚他们的作息时间,在路上边走边问的时候他们态度十分差,用手直接扫开了,刚开始问了有十几个,没有一个愿意填,也不愿意我们问他们答,实在是很挫败。到最后应该问了有二三十人,只填了4分,几个人总共加起来就二十多份,被拒绝的次数多了,让人感觉郁闷。指导老师晚上就回去了,其老公开辆丰田来载她,有钱人啊。

合照

第六天早上就收拾东西回来了。回来也不顺利,北环高速刚好那天开始封闭,车辆堵塞,塞了三个多小时才到。

其他

在三下乡期间,晚上似乎就是happy hour了,但没什么事干,一般就打牌和玩杀人游戏,偶尔喝喝啤酒,小风吹着小凳坐着小酒喝着小牌打着小日子过着,还蛮逍遥的,挺多人都说是去那里度假,那里气候确实不错,比广州好多,不闷热,水又凉,蓝天白云的,晚上偶尔躺在操场中央看星星,比较惬意。特喜欢小镇的天空,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

牌玩多了,就会想出新花样了,大家想出了617版锄大地:先各发7张牌,其余牌摊开明放着,然后猜拳决定谁先挑牌,一次挑三张,分两次挑。结果还挺好玩的~

三下乡的目的之一是让大学生体验生活,但那边的环境并不是很差,指导老师都说那里是她去过的三下乡中环境最好的,生活惬意,并不怎么艰苦,所以也没怎么体验到生活艰辛,做饭洗碗只做一两次也感觉挺有趣的。对于三下乡的内容,我个人觉得就只有去孤寡老人和孤儿院有意义,其他的调研和宣传没多大意义和效果。不多说~大概就这样。三下乡中冒出来的一些想法很零碎,总结不出来,也就不写了。